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彩66彩票登陆 > 干姜 >

【来稿选登】柴胡桂枝干姜汤的运用体会

归档日期:04-1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干姜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柴胡桂枝干姜汤出自《伤寒论》第147条:“伤寒五六日,已发汗而复下之,胸胁满微结,小便不利,渴而不呕,但头汗出,往来寒热,心烦者,此为未解也,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。”原方组成:柴胡半斤桂枝三两干姜二两栝楼根四两黄芩三两牡蛎二两(熬)甘草二两(炙)。历代医家对本方的病机有不同见解,刘渡舟教授在《伤寒十四讲》中云:“用本方和解少阳兼治脾寒,与大柴胡汤和解少阳兼治胃实相互发明,可见少阳为病影响脾胃时,需分寒热虚实不同而治之。”遂刘老提出“胆热脾寒”这一病机,笔者谨遵这一病机,验之临床,确非虚语。只要符合“胆热脾寒”这一主要病机,无论何病,用之皆效如桴鼓。现列举数案如下:

  患者,男,48岁,2017年8月30日就诊,烦躁失眠三年。患者于三年前遇一变故后遂致烦躁失眠,口苦臭,胸闷腹胀,大便溏,日2-3次,身体日见消瘦,神情焦虑,惧怕至医院体检,曾至多家中医诊所就诊,予中西药治疗无显效,舌暗红苔根部黄白腻,脉弦缓。患者脾阳不足,肝胆疏泄失司,予柴胡桂枝干姜汤疏泻少阳、温太阴之寒:

  9月10日二诊,患者诉服药后夜寐明显好转,精神转佳,情绪仍有波动,大便偏软,日一次,量适中,但有不尽感,无口干口苦,饭后腹部少许胀满,予上方加枳壳10g 神曲10g 炒麦芽15g五剂,药后腹部胀满消失,纳眠精神良好,大便尚可,予守方续服两月,至今无异常。

  患者,女,40岁,2017年9月3日就诊,脱发三个月。患者诉洗发时头发成把脱落,晨起枕巾落发一片,头发已见稀疏。患者今年来因工作、生活上遇事不顺,操劳焦躁,心悸胸闷,气短乏力,纳差失眠,口干口苦,大便稀溏与便秘交替出现,月经量少,带下偏多色青黄,舌稍红苔薄黄腻,脉沉弦。辨为肝胆郁热、脾虚血虚夹湿,予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:

  2017年9月7日二诊,患者心情好转,心悸胸闷缓解,睡眠稍安,大便软,日一行,效不更方,于上方加夜交藤30g,续服五剂。

  2017年9月14日三诊,患者心情舒畅,诉近日脱发已见减少,纳眠可,心悸胸闷若失,予守方治疗两个多月,患者神清气爽,头发渐生,随访至今,病未复发。

  患者,女,60岁,2018年2月17日就诊,夜间口奇干一年余。患者诉夜间睡觉时口中奇干,舌头运转困难,吞咽困难,夜间须捧热开水频频滋润口腔,多次易医均无效,服药后大便反稀溏,日数行,双肩臂酸痛,抬举受限,舌淡胖苔白,脉沉弱。此病久治不愈,且夜间口干舌燥不能入睡,患者抑郁难解,且脾阳素虚,夜间阴寒凝重,阴盛阳衰,脾阳不振,运化无权,津液不能疏布上承,故口干难忍;寒湿内停,经络不通则痛。予柴胡桂枝干姜汤加减:

  2月20日复诊,患者一进门即笑颜逐开,诉药后夜间口中已有津液滋润,双肩臂酸痛亦减轻,大便日2次,仍稀溏,舌脉如前,予原方干姜用量改成10g,黄芩用量改成3g,五剂续服,后随访痊愈。

  患者,女,34岁,2017年1月5日就诊,婚后4年未孕,末次月经为2016年12月16日。患者婚后一直未孕,曾至医院行妇科B超检查,示:盆腔积液;行输卵管造影术检查示:输卵管通畅;性激素和免疫因素不孕不育血清学检查均未见异常,已于多方求医未果。患者平素月经衍期,经量少,经色偏暗,带下多白粘,行经时下腹隐痛。患者体倦乏力,胸闷纳差,进食后腹满不适,吃生冷之物亦腹痛腹泻,晨起轻口苦,口干不欲饮,舌暗红苔白稍黄腻,脉沉弦。患者多年不孕,忧思敏感,肝郁成疾,肝血不足,脾阳虚损,当疏肝养血、温补脾阳,予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加减:

  2017年1月10日二诊,患者自觉精神、胃口好转,腹满胸闷明显减轻,大便正常,无口干口苦,舌暗红苔薄白腻,予上方改黄芩用量为5g,续服七剂。2017年1月18日三诊,患者诉昨日月经来潮,无下腹隐痛,经色较前稍红,精神、纳眠、二便均正常,予原方稍适增减继续治疗至2017年2月26日,患者月经过期未至,遂自购早孕试纸测试,结果显示阳性,患者将信将疑,再至医院行尿妊娠试验,亦为阳性,患者喜极而泣,前来报喜,余嘱安心养胎。

  2017年3月10日查B超示:宫内早孕,约7+周大小,胚胎存活,后顺产一男孩,众人皆欢。

  患者,女,62岁,2018年2月27日就诊。胸闷憋气欲死感两年。患者于两年前开始出现胸闷,日渐加重,渐觉胸闷痛控背,憋气欲死,甚至有时昏扑倒地,中西医治疗均无效,遂至省城大医院住院治疗,各方面检查均未见明显异常,医生怀疑心梗先兆,予行冠状动脉造影术检查,亦未见异常。出院后症状无改善,更因桡动脉插管后增添右手臂酸痛症状。患者全身乏力,头晕,胸闷纳差,右手臂酸痛抬举无力,怕冷,四肢末梢冰凉,时觉全身发热,但用体温计测量体温正常,心烦或激动时易头汗出,口微苦,咽干口干不喜饮,大便细软难行。舌暗红苔薄白,脉沉弦。综观患者的症脉表现,胸闷、口苦、咽干、心烦辨为少阳病无疑,少阳枢机不利,阳气内郁,不能宣发,故头汗蒸于上,阳气不能布达四肢故四末冰凉;少阳疏泄不利,气机逆乱,壅遏元神清窍,故有时昏扑倒地;少阳气机郁遏,太阴之气不和,脾失建运,脾阳受损,故见纳差、乏力,大便细软难行、口干不欲饮之症,故选用柴胡桂枝干姜汤疏泻少阳兼温脾寒,并遵原方之用:

  2018年3月15日二诊,患者诉服药后各方面症状均见好转,遂自行在外药店抓取五剂续服,现觉精神转佳,轻胸闷,无憋气欲死、昏扑状,怕冷减轻,无发热感,方已取效,效不更方,予原方续服十五剂后,患者自觉胸闷憋气等症状均消失,故提出停药观察,至今未再复诊。

  柴胡桂枝干姜汤主要以柴胡、黄芩清利肝胆郁热,干姜、炙甘草温补脾阳,桂枝交通寒热阴阳,天花粉、牡蛎生津止渴。该方运用时要谨守病机,并根据临床实际灵活调整药物用量比例。当患者同时有血虚湿停的症状时,选用柴胡桂枝干姜汤和当归芍药散合方治疗,常收桴鼓之效。寒热虚实之辨,犹如天壤,药符病机,收效亦速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g2law.net/ganjiang/3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