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彩66彩票登陆 > 大蓟 >

我们吹出去的可能不是蒲公英 或是在市区很常见的泥胡菜

归档日期:04-2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蓟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很多市民可能还记得小学里有篇课文《植物妈妈有办法》,里面讲到了一些植物的旅行办法。其中,蒲公英妈妈准备了降落伞,把它送给自己的娃娃。只要微轻轻风一吹,孩子们就乘着风纷纷出发。

  因为这首小诗,不少人都去玩过蒲公英的种子只要轻轻一吹,带着“降落伞”的种子就会随风飘散,落到哪里就在哪里安家。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可能他们吹走的,并不是蒲公英的“孩子”,而是泥胡菜、苦苣菜或者大蓟、小蓟的种子。

  “种子带着降落伞的植物,并不只有蒲公英。”前两天,喜爱植物的江东区人社局副局长胡冬平在朋友圈发表了一篇文章,讲述了也是自带“降落伞”的泥胡菜从“丑小鸭”变成“天鹅”的故事。

  蒲公英有黄花地丁、婆婆丁、灯笼草、姑姑英等别号,自从入了小学课本,并成为三星手机屏保,可能是大家最熟悉不过的植物了,但城里似乎不多见。胡冬平也只是在八骏湾小区、宁波工程学院操场上见过。

  不过,一般而言,蒲公英在夏天到来之前就完成了自己的一生,包括带着“降落伞”寻找新的繁殖地。到了夏天,就很少发现蒲公英的踪影了。

  而同样自带“降落伞”的泥胡菜却在夏天登场了。用胡冬平的话讲:泥胡菜这一生,就是童话故事丑小鸭的植物版。

  原来,泥胡菜的不同生长阶段,形态变化很大,以至于在不同地方遇见它们的时候,有时候居然对不上号。

  “泥胡菜刚刚长出来时,很不起眼,真像只丑小鸭。”基生叶呈放射状贴地而生,叶多而繁密,密密麻麻挤在一起,好似大车轮的辐条,外面套个轮胎,估计可以跑车了。

  等到开花时节,泥胡菜女大十八变,来了一个完美蜕变。它们基生叶中间抽出的茎秆,高可达一米左右,上面还有分枝,可谓身材修长,亭亭玉立。提琴形羽状深裂的绿叶,是它们重要的辨识标志。头状花序在茎枝顶端排成疏松伞房花序,好似一个个戴着紫色簪缨帽的英国淑女。等到泥胡菜结果成熟,它们潇洒不羁,随风而走。

  并排所有种子带降落伞的都是蒲公英除了泥胡菜外,菊科的苦苣菜、苦荬菜和大蓟、小蓟,萝藦科的萝藦,都是果实之上长冠毛自备“降落伞”的“孩子”。

  因此,很多市民可能不会去注意这些差别,会以为能飞的种子只有蒲公英,而他们吹走的可能就是泥胡菜、大蓟、小蓟,或者可能是苦苣菜、苦荬菜。

  相信很多市民看到这些植物,都会忍不住揪出一把,轻轻一吹,或者往空中一扔,看着它们飘飘荡荡,四处飞散。玩泥胡菜之乐,一点也不亚于玩蒲公英,有兴趣的市民,不妨带孩子们去感受一下草木之美好。

  胡冬平透露,泥胡菜在我市的日湖公园、宁波工程学院都有发现,大蓟、小蓟、苦苣菜和苦荬菜则在我市很多草坪都有分布,属于比较常见的植物。(记者林伟)

本文链接:http://g2law.net/daji/828.html